最新日志
德国再次成为焦点 


  

                  德国再次成为焦点


                -----兼谈欧元的前生今世与未来


                                      袁东

       临近2017年底,因已连任12年总理的默克尔与其他党派组建联合政府谈判破裂,德国再次成为欧洲乃至全球的焦点。


其实,自日耳曼人早在五世纪跨越阿尔卑斯山冲入罗马帝国起,德国这块地方就一直是欧洲的焦点。不是吗?


德国是欧元区和欧盟最强大的经济体,是共同体的经济支柱。德国政治稳定,欧盟尤其是欧元区就不会乱到哪里去。相反,一旦德国政局出现较大不确定性,欧盟更不用说欧元区,无论是经济,还是一体化进程,抑或欧洲社会,就将危机四伏。


令人不安的是,德国正在出现那些希望一体化进程继续深化和经济继续复苏的人们所不愿看到的苗头。


受这种不确定性影响最直接最大的,首先是欧元,随后是欧洲的一体化进程。欧元区并非对欧盟全覆盖。欧盟28个成员国中只有19个属于单一货币区。


过去10年,欧洲一体化进程屡受打击。首先是源自美国的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引发了欧洲债务、银行业和货币危机,欧元承受巨大压力,也可以说是欧元危机。之后,因金融经济动荡导致的失业率高企和原有社会福利的难以为继,过度的民粹和民族主义浪潮涌起,极右极左势力趁机沉渣泛起,并迅速赢得了二战后极其罕见的民意基础和政治影响力,致使欧元和欧洲一体化怀疑论再次兴起。2016年的英国公投以退欧为结果,更是对一体化进程泼下了一盆冰水。只不过,少数欧盟政治精英对英国的作为早有预料。


第三,自作自受的是,欧盟一些国家追随配合美国甚至比美国更为积极地参与伊位克和阿富汗战争,继而搞什么北非中东颜色革命,以及利比亚战争和叙利亚战争,造成大批中东北非民众流离失所背境离乡,成为最大受害者,形成连续多年迄今也没有停止的难民潮,源源不断地涌入欧洲。围绕难民涌入导致的一系列问题,特别是有关难民分配安置额度问题,欧盟出现了自共同体建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分裂。一些后来被欧盟东扩吸纳的中东欧国家,给予德国主导的倡议或意见以强烈回击,尤其是波兰和匈牙利。本来,欧盟的扩大化就已经影响了其深入化,这次的分裂,无疑使一体化进程的诸多议题更加复杂和难产。


最后,被欧盟视为一个“强有力伙伴”并被认为加入欧盟具有安全政策和经济政策意义的土耳其,经过近几年的一系列事件,却与欧盟渐行渐远。这从外部打击了欧盟东扩的抱负与野心。


在此背景下,如若德国再出现政治不确定性,对一体化进程和欧元,就会毫无疑问地出现较大分歧和争论,欧元势必遭受更大压力,这反过来又严重影响一体化进程。


离开德国的坚定推进,欧盟的深化,仅凭法国的力量,无论如何都难以成事,更遑论其他成员国了。


很难想象没有了德国政局的稳定,欧元会是一个什么前景。尽管包括德国在内的一些政治精英一直有意淡化欧元失败,则欧洲失败。的预言,但是,一旦欧元相比前几年更加飘荡不定,欧盟一体化进程不说前功尽弃,也得大大倒退。


不要说退回到所谓民族主义姿态,德国下一届政府哪怕是偏离默克尔过去12年里有关欧元和一体化进程的谨慎渐进态度与政策,都是对布鲁塞尔欧盟事业的重重打击。


不幸的是,就20179月德国大选结果及迄今为止的联合组阁情况看,很难让那些坚定维护和推进一体化进程的欧洲精英完全乐观。且不说,默克尔领导的政党联盟在9月大选中显示的支持率是1949年以来最差的,仅就谈了近一个月却最终还是退出了组阁谈判的德国自由民主党的政策看,对深化欧洲财政一体化持强烈反对态度,这对那位满腔热情积极推动加深财政税收一体化并充满着乐观情绪的法国总统无异于当头一棒。


这位对欧盟事业雄心勃勃的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期在索邦大学的一次演讲时,就明确提出了诸如建立欧洲财政部、欧盟范围内统一税收制度、建立海外军事行动的联合军队等十项建议。如果仅就确保欧元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共同货币并深化一体化进程而言,尤其是对前者,马克龙的倡议显然是必需的。但问题是,不要说这三个实质性主权事项,就是比这些次要得多的有关欧元与欧盟建议,缺乏了德国的回应和许可,法国也根本无法推进。当然,对欧洲事宜,德国也离不开法国的配合。


仅就欧元的渊源看,说起来,起始是同床异梦的法德两国,对建立欧元有着各自不同的盘算,虽然双方均赞同推行单一货币,但出发点与目的迥异。对此,曾于1998-2005年担任德国总理的施罗德在其70岁接受采访时给予了明确透露和解读[1]


对于创设欧元,时任法国总统的密特朗,出于对重新统一后的德国会做大做强、形成对法国的优势地位而再次主导欧洲的担忧,试图通过共同货币绑定德国经济强势,牵制德国的政治力量,形成某种监督。而时任德国总理的科尔,非但对法国意图一点也不担心,反而欢迎并充分利用了密特朗创设欧元的热情。科尔的盘算是,出口导向型的德国经济在单一货币环境中更能发挥特长并大踏步增长,通过欧元促进的欧洲一体化,更容易提升德国的地位和影响力。于是,法德领导人揣着各自的意图走到了共同推动欧元创设的道路上。


现在看来,无论是密特朗还是科尔的意图,都在不同程度上实现了。欧元迄今的运行,尤其是2008年欧洲债务与货币危机以来,德国经济与政治确实深受牵制和影响;但与此同时,德国经济及其在欧洲乃至全球的地位也大大受益于欧元。正因如此,密特朗和科尔的各自继任者也都对维护欧元比较积极。


当然,欧元区成员国的政治精英也都明了这一计划:先迈第二步,再走第一步;统一货币将倒逼政治联盟。[2]


“明了”是一回事,是否行得通,就是另一回事了。目前看来,当初反对者的分析与意见不无道理。病态的早产儿,可不仅仅是某些经济学者对欧元的称呼,一些政党领导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或许,政治精英们太过于梦想着一体化了,以至忽略了货币特性的本质要求与规律。即使由贵金属支撑的货币,都离不开特定国家主权,被认为是一国主权的重要事项;何况1970年代之后,任何一种货币均变成了没有任何贵金属支撑或作为锚链的纯粹纸质化货币,离开了特定国家主权的法定,没有哪一种纸币能够面世,更谈不上强有力地行使货币职能。而欧盟迄今都不是一个统一紧密的政治联盟,更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又怎么能够支撑起欧元在19个民族国家范围内像一般主权货币那样行使完全真正的货币职能呢?尽管欧洲中央银行作为共同货币区的中央银行,可以设计制定实施各类货币政策,但其政策能否起到应有预期作用呢?欧元出世以来尤其是2008年以来的情形,所给出的回答并不明确坚定。


至于能否实现政治精英期望通过共同货币倒逼的政治统一,那就更不乐观了。非但如此,欧元一旦像过去十年的情形,反而对推进政治统一的意愿和谈判形成负面效应。又不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在债务与货币危机最严重之时,那些实力弱小的边缘国家,就曾一度想退出欧元区,恢复各自的主权货币。都打算退出共同货币区了,还谈什么进一步的政治统一?即便德国这样的欧洲最强大经济体,就是否掏钱救助那些危机严重的国家从而致力于所谓的欧元拯救伞机制,也变得摇摆不定,国内反对声浪使得政府领导人也得小心从事,左右为难。


有些精英可能现在明白了,仅仅从经济道理上讲,表面上看,欧洲央行可以在欧元区协调货币政策,然而,各成员国的财政与经济政策仍然各自为战,不要说欧洲央行,就是欧盟,对此也无能为力。而财政与经济政策的统一,才是维护欧元稳定并使之行使真正货币职能的前提条件。


当初,主要政治人物将欧元创设当作对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加冕仪式”,指望着从此之后,一体化更具实质性。没成想,这个仪式看来是举办得早了点急了点。


欧元区各国似乎越来越纠结于单一货币。一方面,且不说欧洲年轻一代已经习惯了在各成员国自由使用欧元与不检查护照的方便,就是政治精英也都明白,在一个越来越趋于多极化的世界里,正如前德国总理施罗德坚定认为的:欧元职能的收缩会对欧洲在世界上的地位产生严重后果……欧洲如果没有共同货币就无法继续成为强大的经济区域。欧元是比肩美元的全球性货币。如果没有共同货币,欧洲出口的经济优势就会丧失,尤其是德国的优势。[3]因此,实际上,欧元的地位是不容动摇的……欧元无论如何都会存在下去。


当然,即使像施罗德这样的欧元坚定维护者,心里也很清楚:我们必须深化欧元区和欧盟的一体化进程,才能保持这一货币的稳定。对此,施罗德同样清楚:我们德国人对此负有义务,必须采取一切手段维护欧元的强势。因为欧元增强了德国在欧洲的主导地位。由此产生了德国的一项特殊义务,必须比其他国家更多地致力于拯救伞机制……推动力的作用责无旁贷地落到德国身上……要想保住欧元,就必须改革。然而,也正如施罗德沮丧承认的:迄今为止没有看到德国的任何作用。


实际上,就是施罗德本人,担任德国总理期间曾试图制定“欧洲宪法,也以失败告终。况且,要想保住欧元,不只是改革的问题,而是政治统一,更不是法国总统马克龙讲的仅仅成立欧洲财政部和统一税制所能奏效的。仅仅是讨论和努力建立一个欧洲经济政府,恐怕无济于事,且不说连这样的所谓经济政府的建立也都困难重重。


要想成立欧洲财政部和统一税制,就已经异常困难了;要想推动政治统一,更是难上加难了。何况,没有政治统一,作为欧元稳定和强势的前提条件的财政与经济政策统一,也根本不可能。


从中国以及全球格局合理发展的角度看,我们乐见一个更加一体化和稳定的欧洲,乐见一个稳定和强势的欧元。为此,我们乐见一个政治稳定且致力于推进欧洲一体化和“欧元拯救伞机制”的德国,也乐见德法两国的紧密合作。


但是,前景如何,取决于欧元区和欧盟各国的智慧与努力。至少现在看来,对于欧元,观察期仍未过去。


 


 (写于20171124日,以《欧洲承受不起德国的摇摆与犹疑》为题发表于20171128日的《上海证券报》专栏版


 




[1]格哈德.施罗德,《坦言》,中文版,第19-20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出版。

[2]格哈德.施罗德,《坦言》,中文版,第19-20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出版。

[3]以下施罗德的话均引自格哈德.施罗德的《坦言》,中文版,第25-28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出版。




阅读全文 | 回复(0) | 编辑 | | 2017-11-28 9:02:00
  • 标签:德国 欧元 
  • 发表评论:
    留言版
    好友秀
    相册